职业收购赌徒的房子

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-05-15 09:28:07

 



这是真实故事在线的第17个故事


倾家荡产、卖房还债,是大多数赌徒的命运归途。我却发现了其中的商机——




~1~

     

我是80后,土生土长的武汉娃。


父母在汉正街做小本生意,起早贪黑,很不容易。

 

从小,他们就对我寄予厚望,希望我好好读书,考上大学,改变家庭命运。

  

可我偏偏不成器,因为成绩不好,初中毕业后,连个高中都没考上。

 

找不到靠谱的工作,又不想继承父母的“衣钵”,我成了名副其实的街头小“混混”。

  

但我从不打架斗殴。

 

那时候还没有微信,朋友圈当然不是靠刷刷手机,就能攫取到有价值信息的。

 

说出来你可能不信,我混迹于汉正街各大商圈,每天胡吹海侃,广交朋友,不为别的,就是为了获取有价值的“商业”信息。

 

凭此,我开拓了一条与众不同的财路。


~2~


因为消息灵通,16岁开始,我便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“倒爷”——谁家有压货想便宜出手,我就帮其联系下家,每谈妥一单,便能从中赚取一笔可观的利润。

  

当时我赚的钱,比我们班所有同学的父母赚的都多。可因为收入很不稳定,我的爸妈不认可这份“工作”,总念叨着让我复读。看着复杂的物理、化学公式,我着实觉得心塞,它们认识我,我不认识它们,复读有啥用嘛!

  

天高地广,这世上能赚钱的门道多了去了,我深信:通往成功的大门,不仅仅只有读书一条路。




2002年春节前,有个叫“虎哥”的土豪客户想在汉正街买个小门面,给儿子做生意用,对方出5个点的佣金,让我帮忙打听。

  

我家对面有一家“孙记牛肉面馆”。老板娘刘大姐虽然年近四十,却风韵犹存,客人进店,她总会第一时间笑嘻嘻地招呼。

 

来客若是街坊邻居,她便更是关心个不停,那股热情劲儿,去吃过面的人,只要再次路过她家门口,都不好意思不进去。

 

我每天早上都要光顾,因为——这里的面确实做得好吃。

  

可惜红颜薄命,刘大姐能干,她的丈夫孙成却是一个败家的主,吃、喝、嫖、赌样样不落。

 

他们有一个10岁的儿子土豆,聪明伶俐,3岁就能从1数到100,会背唐诗、认好多字。

 

小学时,成绩年年第一,可他偏偏投错了胎,摊上这样一个爹!

  

孙成欠赌债不还,债主们经常上门催债,每次都是刘大姐求爷爷告奶奶,赔小心不说,还被吃尽“豆腐”,对方才肯宽限几日。

 

老婆累死累活,多卖几碗面赚的钱,眨眼就被孙成输光了,更过分的是,他还经常将儿子的学费输掉……

  

我打心眼里鄙视这种男人。

  

一天   ,我正在家里午睡。

 

突然,睡梦中的我,被外面乒乒乓乓打砸的声音,混合着女人、孩子的哭声惊醒。

 

我慌忙跑出家门,看看发生了什么事——打砸声正是对面牛肉面馆里传出来的。

      

原来,孙成在外借了巨额高利贷赌博,输了个精光,对方聚集了几个小混混,正提着刀上门催债呢!

 

丈夫欠了十多万,临近年关,刘大姐到哪儿去弄这么多钱?债主将店里砸了个天翻地覆,临走时,撂下一句话:给你三天时间,若还不了债,就打断你老公的腿,剁掉你儿子一条胳膊!

 

债主走后,刘大姐抱着儿子嚎啕大哭。

 

这时,躲在邻居家“避难”的孙成跑出来,战战兢兢地说:“要不,将这房子卖了吧!”

  

孙成家的房子临街,共有3层,300多平米。

 

一楼做面馆,他们一家三口住二楼,三楼出租。

 

“一铺养三代”,如果不是孙成嗜赌成性,这个小家的日子绝对过得滋润、富足。可是,他却将家败光了。

  

我嗅到的是“商机”——

 

~3~


临近年关,又需要在3天内卖房筹钱还债,这么短的时间内,我料定孙成找不到买家。

 

于是,我便以“帮”他渡过难关的名义,出了一个“白菜价”,没想到孙成一口答应。

 

当晚,我就交了3万定金,将房子“买”下了。

  

我永远忘不了,刘大姐用颤抖的双手将房产证交给我时,那满眼的泪水和绝望的神态。

  

父母偷偷骂我,叫我不要赚这个黑心钱。我告诉他们:这钱我不赚,也会有人赚。再说,三天后还不了债,说不定孙成还会赔了小命,我这是在救他们!

  

母亲气极怼我:“家里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,我看你怎么去给他筹这笔钱?别到最后,孙成不被打死,你被打死了!”

  

“哼,除了这个定金,我不需要再花一分钱。”我胸有成竹。第二天,我将房子转手卖给虎哥,这一单我赚了10万块。

                 

我正式踏入了这个行当。

 

那之后,我开始留心赌场圈里急需卖房的赌徒。赌场中,除非你是庄,不然,大多数赌徒都会沦为倾家荡产、卖房还债的下场。

 

他们基本都要经历三部曲:赌到家里一无所有,欠亲戚钱;到处借外债,亲戚刚开始还是帮忙善后,屡教不改后,亲戚开始彻底躲着;借高利贷,不得不卖房还债。

  

我所做的,就是收集这类信息,只要给我提供有价值信息的人,成交后,我都会给予高额回报。

 

如果没有成交,只要是真实有效的,也有一两百元的辛苦费。我称他们为“线人”。

  

我出手大方,消息散播出去以后,很快就有“生意”上门了。

 



~4~


不久,线人小何告诉我,武昌区小东门附近有一个“线索”:这家有三口人,父母工厂退休,收入不多。

 

不成器的儿子三十多了,却没个正经工作,一直在“啃老”,整天游手好闲不说,还迷上了赌博。

 

三个月前,因为欠下高利贷被打得头破血流,债主找上门来,威胁老两口,再不还钱就要了他们儿子的命,他们慌忙托人卖房。

  

房子太老、小区环境不好、户型不通透、采光不好等,现场查看后,我提出一大堆问题。

 

随后,我很为难地告诉他们,这房子我买了不好出手。

 

我的目的只有一个,就是给他们提前做好预设,以便强力压低房价。

  

因为事先约好,线人一般也会配合我演一出“双簧”——我装着要走,他边劝边留:“莫慌走,看这爹爹婆婆怪可怜的,多少出个价撒。”

  

一般赌徒卖房,都是因为招架不住债主催债,心理承受能力早就达到崩溃边缘,家人更是被逼得无可奈何。

 

最后,我将房价压低30%出了价,他们讨价还价一番,我象征性地提高几个点,对方也只好接受了。


~5~

  

刚开始“入行”那几年,我手里资金不够,如果是小单,我就自己买下。

 

如果是大单,我手里的购房款不够,只能出让部分利润,跟虎哥这样财大气粗的朋友“合作”。

  

我将这称为“借力”。

 

在利润分配上,我向来大方豪爽,做事讲诚信又不惜力。

 

在我看来,这和做生意是一样的,任何一个行业,市场都是一个大蛋糕,只有合作共赢,生意才能良性循环下去,自己也才能分食更多的“蛋糕”。

  

收购的房子,品相好的,在房产中介一挂,很快就能高价出售。

 

看起来老旧不堪的,我也有办法帮它“升值”:找个路边装修队,以最低的成本,将房子简单装修一番。房子焕然一新,转手就能卖个好价钱。

  

因为我很讲“义气”,跟我合作的人越来越多。

 

就这样,我一年收购十几套、二十几套房子不成问题。卖房的家庭千姿百态,但大多都是因为“赌”。

 

偶尔,我也会收购几家因为别的原因急需卖房的,比如,生病、出国。

 

我会根据对方情况不同,卖房需求是否急切,来出价。

  

也有失手的时候。

 

一次,我得到一个线索,汉口永清街一家要卖房:这是一对60多岁的老夫妻,三个子女都已成人。

 

半年前,老太太被查出患了癌症,家里积蓄不多,拿不出高额手术费,子女家又都不宽裕。

 

急红了眼的老爷子,想要靠赌博多赚些钱,给老伴当手术费。谁知,他不仅输光家中所有积蓄,在赌场中下了大赌注,最后还落得债台高筑的结局。

 

既要还债,又要给母亲凑手术费,子女无奈,只好张罗着卖父母的房子。

  

我故伎重演,跟线人唱着“双簧”,将房价压低很多出了价。

 

谁知,对方几个子女听了,气愤不已,儿子更是当场气得跳脚:“尼玛趁火打劫啊?出这个价莫不是黑了良心!老子就算砸锅卖铁,也要给老娘凑够钱治病!”

  

另外几个子女纷纷附和,最后,我和线人被当场轰了出来,灰溜溜地走了。

  

毕竟是在别人落难时低价收房,赚的都是黑心钱。

 

有时候,我也会良心不安。

 

很多个失眠的夜晚,我辗转反侧,也曾想过收手,可这钱太好赚了,在利益的驱使下,我根本停不下来。

 

~6~

  

我赚的盆满钵满。

 

赚到的钱,我将一部分当做现金流,继续收购房子。

 

一部分拿去投资买理财产品,剩余的部分,我投资到房市,买了多套房子。

  

尽管我身价不菲,对家人、亲戚出手大方,但我也有软肋。

 

每当逢年过节,亲朋好友聚会时,面对一群211、985国内重点大学毕业,甚至出国留学回来的表兄妹,仅有初中文凭的我,经常会倍感自卑。

 

更让我难堪的是,每当他们问我做什么工作时,我却不好意思说出口。

 

时间一长,他们也讳莫如深,不再打听我的职业。

 


看到他们滔滔不绝地讲述着职场中的趣事,我却不敢回味那些被我低价收购房子的落魄、绝望家庭的眼神。尽管我知道,我不是他们悲惨生活的始作俑者,但我却依然良心难安。

  

时常,我会感觉自己,就像是生活在灰色地带的螨虫,见不得阳光。

  

转眼,我到了适婚年龄。

 

因为有钱,看上我条件的女孩不少,而我,却一直喜欢初中同学杨柳。

 

我读初三时,杨柳是班上的班花。

 

她不仅人长得漂亮、高挑,脾气性格也温柔、和煦。那时我是差生一枚,从不敢向她表示半点爱慕。

 

高中毕业后,她考上了华中师范大学中文系,毕业后,就在武昌中南路一家文化传播公司上班。

  

杨柳不仅漂亮有才,家境也好,父母都是公务员。

 

以前,我自觉配不上杨柳。

 

可赚到钱后,我觉得自己又有了资格。我在杨柳公司附近买了一套房子,疯狂地、不顾一切地追求她。

  

杨柳和别的女孩不同,我给她送花、雅诗兰黛、迪奥、甚至LV等高端化妆品和奢侈品,都无法打动她。

 

她对我不冷不淡,直到有一天,她在单位受了委屈,我请她到住处,给她做了一大桌她爱吃的菜。

 

当得知以前放荡不羁的我,为了她学下厨,这几年一直在默默关注她,向她的闺蜜,同是我们初中同学的李娟了解她的口味爱好后,竟感动得哭得泪水涟涟。

  

我用了两年多的时间追上了杨柳,却仅用了半年时间,就失去了她。

  

我跟杨柳说我是做房产“掮客”的,她深信不疑。

 

我30岁生日那天,早上,杨柳请了假陪我过生日。

 

而我临时接了一单生意。想着就在家附近,顺便去谈一下,再带杨柳出去玩,也不会耽误什么。

  

于是,我开车载着杨柳来到卖主楼下,让她在车上等我。

 

杨柳却好奇地跟上楼去,无意中将我的“表演”尽收眼底。

 

那天,杨柳毫不客气地告诉我,这样的我,赚再多钱,她父母都不会同意的。

 

她跟我提出了分手,任凭我如何挽留,都无济于事。

  

~7~


我颓废了很长一段时间。

 

父母趁机劝我金盆洗手,我应允了。

 

之后,我报考了成人自考班的工商管理专业,拿到了大专、本科文凭。

 

我应聘到武汉一家房产中介做销售。

 

此时,我已经在武汉拥有二三十套房子。

 

同事们见我是财大气粗的“房哥”,开着宝马,却还天天来上班,很不解。

 

一个同事开玩笑说:“徐哥,你每天坐在家里收房租不就行了吗?干嘛出来跟我们抢饭碗?”

  

我哈哈大笑,意味深长地回道:“人还是需要气节和精神的。”

  

很快,我成了这家中介公司的金牌销售。

 

半年后,我被升为店长,独自管理一个团队。再次和亲朋好友聚餐时,我终于有了底气,可以正大光明地谈论我的职场见闻。

  

不久,我遇到了我的老婆林静。

 

交往半年后,我们结了婚。我跟她坦陈过那段灰色发家史,林静鼓励我:如果心中有愧,不如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弥补。

  

于是,从那开始,我每年都会资助两名失学儿童。

 

有了儿子后,我又投资办了一家少儿培训机构。

 

我发誓,35岁以后的人生,我一定走一条正大光明的路。

  

     

作者:徐志明  房产销售

编辑:潇雪儿

(潇雪儿邮箱:songml1213@163.com)

  

你有没有更好的故事,欢迎给我们投稿:2289363304@qq.com






往期故事回顾

强“撸”活色生香

我的一次杀人未遂经历



发表